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二次元
黑篮火影海贼等(阿大啊啊啊啊我好喜欢他!)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Triggerman Ⅱ

注意:

1_本文略微血腥黑暗,不适者慎入

2_作者拖延症晚期

3_欢迎捉虫~

*本章猴哥上线,大概猴草友情向吧

小威胁上线,cp暂时保密~

本章玎裤玎上线

拉姆塞再一次见到罗纳尔多是在三天以后,彼时拉姆塞正因为城区里突然爆发的杀人案件忙得焦头烂额,尸体被陈列在黎明的特拉法尔加广场上,被摆成了芭蕾舞的姿态,衣着整洁优雅,皮肤上也没什么过多的瘀伤,偏偏唯独缺了脑袋。发现它的是早晨清理广场的环卫工人,当警察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太多的人们目睹了这一切,恐惧就像黑死病的瘟疫般在这个繁华的城市蔓延,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倒霉蛋是谁。

“Aaron!!有人找你!”

“让他进来。”拉姆塞理了理自己凌乱不堪的发型,希望能够让自己看起来清爽点。

“Hi,好久不见呢Aaron。”

+

“是啊,这么多年你都去哪儿了?”在用冷水洗了把脸后拉姆塞显得精神了些许,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友人,原先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马德里,那里可比伦敦暖和多了,人们很热情,治安也不错。我听说了,今天早上的事情。”

“你也知道了啊。”拉姆塞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最近伦敦大概是不会太平了,你可得小心点。”

“嘿!先生!拉姆塞警官他现在有......”,木质的大门被突然打开,在屋里头两人惊讶的目光下,罗纳尔多几乎是冲进的房间。

+

“Tibo,起床啦。”德布劳内轻轻地推了推库尔图瓦,床头的指针指向七点整,但是后者只是不耐地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德布劳内眨了眨眼睛,

“Tibo,起床啦,我饿了。”

睁开双眼,漆黑的瞳孔慢慢转向声音的来源,随后眼睛的主人从床上支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略微僵硬的脖颈。

“我知道了。”

库尔图瓦近乎机械般的咀嚼着嘴里的早餐,煎蛋的边缘泛着焦黄的颜色,闪着点点的油沫,早在小时候哥哥就总夸他的厨艺,只可惜事实上自己尝不出任何味道,而哥哥也不在了。他看着眼前吃得津津有味的男孩,微微垂下眼睑。

“Tibo,你要去上课了吗?”德布劳内站在原地,看着收拾完毕准备出门的黑发青年。

“是,今天应该不会有额外的功课,应该能早点回来。”库尔图瓦看向德布劳内,阳光透过百叶窗折射在他淡金的发上,显得有些许不真实,“那么,晚点见。”

“好,晚上见,Tibo。”德布劳内向库尔图瓦挥手,轻轻地笑了。

库尔图瓦关上门,不自觉地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把他的男孩锁在心底,他会牢牢地守住他的男孩,谁也偷不走,他会好好保护他,谁也不能再伤害他。

+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拉姆塞鼓着腮帮子,有些赌气地看着罗纳尔多,也不知道这家伙跟Gareth说了点什么,他就拜托自己同意让罗纳尔多参与调查,自己还真就答应了,谁让自己确实难以拒绝挚友呢。

罗纳尔多今天穿了件裁剪得体的衬衫,完美的勾勒出他令人血脉喷张的肌肉线条,他冲身旁经过的女学生眨眨眼,惹得她们羞红了耳尖,匆匆走过。他看向一旁气鼓鼓的拉姆塞,想伸手戳一戳人鼓起的脸颊,却被人一把拍掉了罪恶的右手。

“正事!可只有三天时间!”

“是是是,这不是来找人了吗?”罗纳尔多贱兮兮地笑着,当然这只是在拉姆塞看来,要让那群女生来说,大概是心脏都快从喉头跳出来了吧。

+

“你好,先生,或者说Dr.Courtois。”罗纳尔多走到青年面前。

库尔图瓦把手里的资料立起来整了整,然后他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首先进入视线的自然是近在咫尺的罗纳尔多,而随后他便看到了后边的拉姆塞。

“你们是......?”库尔图瓦挑起一边的眉毛,放下手中的资料。

“Cristiano Ronaldo,这位是Aaron Ramsey警官,我们有点问题想请教您。”罗纳尔多礼貌地笑了笑,冲库尔图瓦伸出了手。

库尔图瓦握住了罗纳尔多的手,“Thibaut Courtois,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我不明白,罗纳尔多先生,您的这些问题最年轻的法医都能回答您,更不必说北伦敦的那位了。”库尔图瓦轻轻用指腹摩蹭着陶瓷的杯壁,这是他一个小小的习惯,没有抬头看两人,只是安静地看着咖啡里自己的倒影。

“我觉得您或许有些不同的看法呢。”

库尔图瓦抬眼直视罗纳尔多的目光,“我想您是多虑了,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请回吧。我还有课。”

+

“就为了这么点东西?”拉姆塞扪心自问自个儿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要不是贝尔千叮咛万嘱咐的,自己怕是早就撇下罗纳尔多走人了。一边的罗纳尔多却仿佛有了些心事,好看的眉头稍稍皱起。

“喂,你还好吗?”拉姆塞见人半晌没吱声,只得拿手在罗纳尔多眼前扇扇,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罗纳尔多猛地晃了晃脑袋,像是想把什么念头甩出脑子,在拉姆塞一副看傻子的表情下,一把捉住脸前的手。

“走,回警局。”

+

“诶,怎么突然想到来解剖室了。”小个子的青年摘下口罩,把手套丢到一边。“不过来了也好,有啥想问的啊,也省得我再写报告。”

“按程序来吧,别落下任何线索。”

“死者女性,25岁,死因失血过多,头部缺失。”威尔希尔边说边向着一旁的尸体走过去,揭开了白布。

“死者的身体很干净,除了手脚上的勒痕外没有其他外伤,勒痕推测应该是挣扎所导致的。检查过死者私部,有精液的痕迹,但并没有严重的内挫伤,死者生前应该是进行过性行为,但是能够初步排除非自愿性行为的可能。腰侧缝有一条布带,上面写着什么你们都清楚。”

“三天......”

“是的。”威尔希尔把装着布条的证物袋交给拉姆塞。

“那脑袋呢?”罗纳尔多追问道,“有找到死者的脑袋吗?”

威尔希尔看了眼罗纳尔多,又看向拉姆塞,在得到后者的肯定后,青年叹了口气,把白布往下扯了扯。

“死者的食道有大面积的挫伤,”威尔希尔顿了顿,“我在死者的胃里发现了一些塑料袋包装的小袋子,里面有肉糜,你懂我的意思?”

“你是说......那是她的......脑袋?”

“是。”威尔希尔转过身去从一旁的架子上抽出一份文件,递给拉姆塞。“精斑预实验的结果,我已经同伦敦城区档案里边的DNA进行比对过了,有符合的人,都在里面了。”

-TBC

真的是拖延症晚期呢,不好意思😅,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弃坑的💪💪💪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