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二次元
黑篮火影海贼等(阿大啊啊啊啊我好喜欢他!)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Triggerman Ⅲ

注意:

1_本文略微血腥黑暗,不适者慎入

2_作者拖延症晚期

3_欢迎捉虫~

被催更了呢😂,我尽量更的勤一点。

比较短小,凑合着看吧(⁄ ⁄•⁄ω⁄•⁄ ⁄)

也许这对该叫花草?

伦敦从来不缺少供人寻欢作乐的地方,人们在白鹿巷鲜艳的霓虹灯下尽情放纵,享受自己纸醉金迷的生活。拉姆塞向来厌恶白鹿巷奢淫糜烂的氛围,相比之下他甚至觉得斯坦福桥那群挥金如土的赌徒顺眼许多。

 

“喂!你可跟紧点,这里烂人混混多的很。”拉姆塞冲罗纳尔多招招手,示意让他快点跟上。

一路上有不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朝两人抛着媚眼,说着荤话,有些个胆子大的甚至还动起手来。

“哇哦,伦敦的女士们可真是热情。”罗纳尔多拍掉女人的手,跑几步追上拉姆塞,但是却一下子没刹住撞到了突然停下的人身上。

“嘘。”拉姆塞向罗纳尔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安静下来,随后掏出配枪,一脚踹开了木制的大门。

“Wtf?!”

“警察,请你配合!”

“这他妈什么事情?”

“举起双手!”

拉姆塞把浑身赤裸的男人拷起来,丢在一边,他们待会儿得回警局做个审讯。

“嘿,你别到处乱动。”

“哇哦,新发现?”罗纳尔多招招手让拉姆塞过来,两人在卧室里头发现了一个同样裸体的女人。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女人把自己紧紧裹进被子里,恐惧地看向两人。

拉姆塞叹了口气,捞起一旁的衣物丢给女人,“穿上,然后跟我们去做个笔录。”

+

地下室昏暗的灯光打在女人的脸上,她不久前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看见不远处正在倒腾刀具的男人,剧烈的挣扎起来。听到声响的男人转过身,端着铁盘走向女人。

“你可真漂亮。”男人蹲下身子抚摸女人光滑的腰侧。“知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求求你别杀我!”女人止不住的颤抖着,近乎失声地哀求男人放过自己。

男人轻轻地将女人散乱的发丝捋到耳后,看着那因恐惧而留下的泪水晕开了精致的妆容。女人很漂亮,金色的卷发,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子还有一对天蓝的眸子,连颊边细小的雀斑都透着独特的魅力。男人拂去女人眼角的泪水,用一边的腿压住女人的双膝。

“可能会有点痛,稍微忍一下吧。”

钢针扎进皮肤的感觉痛得令人发指,在开始缝布条前,男人很好心的塞了块毛巾进女人的嘴巴。

当男人缝完结尾的那一针后女人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只是在线头拉紧崩裂的一瞬间身体抽搐,从喉咙深处发出痛苦的呜咽。

+

“确定下来了?”

“Emily,是名妓女。”拉姆塞把装有受害人资料的文件袋递给罗纳尔多。

“长得不错啊。”

“……”

“哎呦!Aaron你轻点啊,有话好好说嘛!”

“你就不能正经点?干正事呢。”

“是是是。”罗纳尔多揉着刚刚被拉姆塞弹疼的额头,“要不咱先把晚饭解决了呗。”

+

Aaron Ramsey警官现在头很疼。

“Cris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他啦。”

“诶,今天吃什么啊。”

“先去超市看看。”

“你自己煮啊?”

“那要不你来?”

“别别别哈,你不会想让我下厨的。”

拉姆塞走在前头,推着超市里面的推车,罗纳尔多跟在他身边,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想吃点什么。

“你是小孩子吗?还想喝牛奶。”拉姆塞在吐槽了一番罗纳尔多后还是走向了摆放牛奶的冰柜。

“嘿!你怎么可以看不起牛奶?”

“我哪里看不起牛奶了,分明是你……啊,抱歉。”

拉姆塞转身向被撞到的青年道歉,而青年只是默默捡起掉在地上的牛奶,一声不响的走了。

“什么啊……”拉姆塞不满的鼓起腮帮子。

“好啦好啦。”罗纳尔多拍了拍拉姆塞的肩膀。

+

“Aaron,我睡哪里啊?”

当天晚上十一点,洗漱完毕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的罗纳尔多“可怜巴巴”地看向拉姆塞。

“……沙发”

“怎么这样啊(委屈貌)”

“伦敦房价贵,买不起,只有一间卧室。”

“哦!那我们睡一间吧!”

“……想得倒美”

“别啊!Gareth明明让你好好照顾我的……”

“……”

Aaron Ramsey警官,自成年以来,第一次,和男人同床。

失眠。

_tbc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