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二次元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Lethe①

CP:洛里x凯恩

注:

1_架空设定

2_大概清水剧情向吧

这篇是给 @是河童也是螺 的,大概4k左右,写过最长的一篇了😂。高考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送给明天高考的她,高考加油💪💪💪

1-

肋部的疼痛。

昏暗的灯光。

嘈杂的呐喊。

凯恩挣扎着从水泥地上支起身子,余光里粗鲁暴躁的看客冲他嘶吼,咆哮着让他快点回到战局。凯恩看见怒吼着冲他奔来的对手,稳住身子,借着对方的劲头将他撂倒在地,压上他的身子,挥拳。

一拳。

两拳。

嘈杂的气氛挤占了他的大脑,让他几乎无法思考,只是记得对手的鲜血浸透了自己本就算不上干净的绑带,只是听见他的怒吼变成哀嚎再逐渐消失。

凯恩最终赢下了比赛,他感受到裁判举起自己的手,他听见赌徒的谩骂与赞美,昏昏沉沉的,他穿过人群,走进伦敦的大雨里,手里攥着那精瘦的跟猴子似的老板撒下的钱币。

+

洛里是两天前搬来的这栋公寓的,出于礼貌,他决定去拜访一下自己的新邻居,虽然他们从未谋面。

洛里站在对面门前,轻敲着木制的门板。他准备了点小点心,作为一名法兰西绅士,他对于自己的厨艺有着十足的把握,只是那位邻居现在好像不在家。

+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打滚着活下去……苟延残喘着……

又有……什么意义呢……

窗外依旧下着瓢泼大雨,豆大的雨滴打在地上、墙上,透过陈旧的砖墙,吵得人不得安生。

凯恩其实在家。

地下拳场的比赛大多是在午夜凌晨,这几乎强行扭转了凯恩的生物钟,让他变得像头昼伏夜出的野兽。在结束刚刚的那场比赛时,远处的天边已经隐约泛起了鱼肚白,再加之路上的大雨让他到家后几乎是一睡不起,也顾不得什么感冒着凉的可能。

叫醒凯恩的是胃部骤然地刺痛,像是被人狠狠一把攥住了胃肠,用力拧巴。

“Shit……”

凯恩挣扎着从床铺上爬起,他得找点东西来填饱自己的肚子,天晓得他上一顿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凯恩拽下椅背上的夹克,套在身上,夹克湿漉漉的,空气里的潮气让它在几个小时里难以变得干干爽爽。他推开门,却意外的发现了门前的纸盒和一张淡黄的便签纸。

“你好,我是Hugo,之前不久搬到了这里,以后就是邻居啦,多多指教。ps.盒子里是一些甜点,希望你喜欢(ง •̀_•́)ง”

凯恩看着纸条,又看了眼地上的纸盒,沉默地弯腰捧起盒子,转身回了屋子。

+

“巧克力诶……”凯恩嘟嘟囔囔的,拿起一只巧克力甜甜圈塞进嘴里。他可以说是一个狂热的巧克力爱好者,哪怕手头再紧,就算是饿个一两顿也总会抽点钱去买点巧克力。

“很好吃……”凯恩舔了舔指尖残留的巧克力酱,刚刚的甜甜圈让他的胃舒服了不少,他现在有闲心来想点别的什么了,比如自己的新邻居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

凯恩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虽然没有太阳但至少那些吵人的雨声消停了。凯恩刚刚睡了个午觉,在吃完那些甜品后,他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墙上挂钟的指针指向三点整,“今天不会再有比赛了。”凯恩想,出去走走好了。

市中心的公园是凯恩经常去的地方,尤其是在雨后的下午,清凉的空气里混杂着青草的气味,令人心旷神怡。

“你也是来这里喂鸽子的吗?”

“不……我只是……散个步……”凯恩看着眼前微笑的陌生男人,出于礼貌,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嘿,一起来啊。”男人热情地拉过凯恩的手,在他手心里塞了一把饲料。

“我……”纷然而至的鸽子们打断了凯恩的话语,它们扑扇着翅膀,把凯恩围在中间。

“你瞧,它们也很喜欢你呢。”

2-

凯恩几乎是把自己丢到了床上,虽然他的床垫硬的可以,但至少还有被子做个缓冲,让他不至于摔个背部肌肉酸痛的症状出来。

他今天输了。

他打了假拳。

老板的命令,那个瘦得跟猴子似的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命令他,输。

他看见赌客们扭曲愤怒的面孔,他们指着自己的鼻子谩骂着废物,垃圾,凯恩并没有搭理他们,他知道老板现在在干什么,自己“爆冷”的输掉比赛够他狠狠大赚一笔。

令老板高兴的结果,就是能够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大概够他一个月的生活,但也不过是老板赚得的九牛一毛罢了。

“Shit……”凯恩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起来,他现在浑身上下难受的要命,半点不想动弹。

+

突然响起的门铃唤回了凯恩快要进入梦乡的意识。

“是你!”站在门口的青年兴奋地叫出声,“我从没想过会是你!伦敦真小,不是吗?”

“我记得你,”凯恩点点头,看着青年笑得眉眼弯弯的脸“在那个公园。你是给我饲料的那个人。但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Hugo.Hugo Lloris.”青年冲凯恩伸出手,“你的新邻居。”

+

凯恩和洛里简单的聊了两句,大多是些家常琐事。

“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再去喂鸽子。”

“你喜欢鸽子吗?”

“是的,我喜欢它们,纯白善良,和平的象征。”

“我曾经有两条狗,Wilson和Brady.”

“看不出来你喜欢狗啊,它们现在在哪呢?”

“不在了,几年前我亲眼看着它们离开。”凯恩微微垂下眼睑,“这真的是件很伤心的事。也许是这辈子最伤心的了。”

“抱歉……”

+

明天是和洛里约好的日子,凯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有点说不出来的紧张,像平时比赛开始前的感觉。自从那天以后他就没再见过洛里,洛里好像在忙点什么,早出晚归的。凯恩努了努嘴,他好像有点想念邻居咖啡色的眼睛了。

“Oh,God.”凯恩拽过一旁的枕头蒙住自己的脸,“我tm这是怎么了,居然在想一个男人。”

+

“早上好。”

凯恩到的时候洛里已经在那里了,他冲凯恩摆摆手,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很久了吗?”

“没,刚刚到。先到处走走吧。”

两人一起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

“很漂亮的地方,不是吗?”

“是的,很美。”

+

“你居然开了一家甜品店,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是啊,”洛里走到柜台后面,“想来点什么?第一位客人。”他冲凯恩眨眨眼睛,“我对我的厨艺很有信心。”

“那就......甜甜圈吧......巧克力的。”

“甜甜圈?”洛里看上去有点吃惊,“好吧我以为你会点点蛋糕什么的。为什么是甜甜圈呢?”

“你上次送来的那盒......”凯恩挠了挠后脑勺,“我觉得味道很棒......”

+

『他的手艺真的不错』凯恩想,他现在正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在半夜十二点吃巧克力甜甜圈。

-『真的假的啊?Harry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我觉得你在嫉妒我,Dele』

-『切,我会嫉妒你?想都不用想你现在肯定跟只仓鼠似的缩在床上啃甜甜圈』

-『我靠你怎么知道我在干什么。等等仓鼠很可爱的好伐?』

-『Harry同志,你正走在肥胖的不归路上。』

-『放屁,我才不会胖呢』

-『是是是,我待会儿有比赛,先下了。』

凯恩把手机丢到一边,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Dele又在说屁话了』凯恩安慰自己。

3-

“所以你口中的Harry,你觉得他有开始恋爱的可能性?”

“肯定的啊!”阿里激动地挥舞双手,“那个傻逼可迟钝了,说不定到时候都发现不了自己喜欢人家。”

“你别动,当心......”

“嗷!!”阿里捂住自己的眉角在床上翻滚,“痛死了我日!”

“跟你说了不要乱动......”身着白大褂的青年,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团被挤扁了的酒精棉球,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酒精。

“噫噫噫!这才不是我的错呢!”阿里从床上爬起来,拎起床边的背包,“我先回去啦!回见啊!”跑出了房门。

“......”

天空已经蒙蒙亮,光线透过纯白的百叶窗洒在医生淡棕色的短发上,青年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估计着待会路上得买杯咖啡提神,熬夜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健康的事情,尤其是在第二天要去上班的前提下。

“我觉得我也挺迟钝的呢......”青年自言自语道,把手里的棉球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

凯恩在休息室里准备着,他听说了今天凌晨阿里的比赛,充斥着暴力与鲜血,对手很强大,不过好在最后阿里赢了。

关于阿里,他们俩的关系够铁,两人一起在这拳场打滚摸索,靠着丁点奖金在这个城市里头讨生活。

这座拳场,温布利,整个英格兰最大的地下拳场,放眼整个大陆也是数一数二。

这场比赛,罕见的早场,大概在下午两三点左右。一般来说最重要的比赛分两类,有强大的挑战者,俗称踢馆子的,或者是有最尊贵的来客,来自各个行业金字塔的顶端,是各界名流。这两类比赛基本上会在下午两三点或是午夜十二点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开始。不过很显然,今天的早场属于前者。

“你必须赢下这场比赛。”

凯恩把手上的绑带缠紧,他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看见一边医务室里的生面孔,只有在这种重要的场合,老板才会舍得从外头请些好点的医生来。在平时,医务室里的那群兽医能把人治死。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电脑屏幕的光线照在青年的脸上,眼眶下头的黑眼圈让他看起来很是疲惫,他并没有看向凯恩。

“是的,您能告诉我还有几分钟吗?”

“还有一刻钟。”青年转过身,直视凯恩的眼睛。

+

凯恩早早的来到了台子上,他活动筋骨,看着刚刚上来的对手。

寸头,凶恶的面相,黝黑的皮肤,健壮的肌肉。

“哈,你是我的对手?”

恩,不屑的眼神与表情。

“瞧瞧你,白白嫩嫩的。”

嘲讽的话语。

“当心痛得喊妈妈。”

意料之中的狠话。

“开始吧。”凯恩很平静,他没有反驳对手或是表现的暴跳如雷,他知道,自己要做的,只是击溃那个家伙,获得胜利。

“你必须赢下这场比赛。”

男人出拳的一瞬间,凯恩就知道对方绝非等闲之辈。快速的出拳带着拳风直冲凯恩的肋部,凯恩勉力格开那下攻击,迅速击出右拳还以颜色。

两人就像野兽一般缠斗在一起,一来一回,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平衡。

任何一方的一个小失误都足以决定比赛的走向。

“唔......!”

腹部的重击几乎让凯恩跪倒在地,自然而然的对手的重拳接二连三的落在凯恩的身上。凯恩尽量用双臂护住自己的头部,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泄出一丝一毫的呻吟。

就是现在。

在男人一个幅度较大的出拳的一瞬间,凯恩猛地发力推开男人的小臂,另一只手搂住男人的后脑往下一扣,迎头撞上男人的鼻梁。

“Fuck you!Son of bitch!”

男人后退几步捂住自己鼻子,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滴落在地板上。他愤怒地咆哮着,怒视着凯恩,向他奔来。

在这种比赛里,急躁的人往往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愤怒的情绪让男人一时间破绽百出,凯恩撑起身子用腿一扫,男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挣扎地想从地上起来,可是凯恩的拳头来得快过他起身的速度。

一拳。

两拳。

嘈杂的气氛挤占了他的大脑,让他几乎无法思考,只是记得对手的鲜血浸透了自己本就算不上干净的绑带,只是听见他的怒吼变成哀嚎再逐渐消失。

这就像是一个轮回。

凯恩看着奄奄一息的男人,从地上站起来,没有怜悯。他知道,败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大概会被从后门丢出去,躺在脏乱恶臭的小巷子里等死,也许运气好一点,有人经过救他一命,可是又有谁在乎呢,只能自求多福罢了。

+

“恭喜你。”青年站在休息室的门口,看着凯恩肿得青紫的眉角。

“没什么好恭喜的。”凯恩看了看青年,径直走进了休息室,坐在中间的长桌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帮个忙?”

“当然,这是我的工作。”

青年让凯恩在长桌上躺下,开始处理凯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疼吗?”在处理到凯恩的眉角时,青年轻声问道。

“还行,嘶......”凯恩点点头,示意自己问题不大,但还是在针线缝合的一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忍一下,快了。”

凯恩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医生的脸,近到他能数清医生细长的睫毛。他打量青年的模样,浅棕的短发,天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是女孩们为之疯狂的类型。

“好了。”青年掐断线头,直起身子。他注意到凯恩的目光,“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凯恩摇摇脑袋,坐起来,“Kane,Harry Kane,谢谢你。”

青年看上去有些许惊讶,但是他随即笑了笑,“Henderson,Jordan Henderson。我有听说过你的名字,”亨德森顿了顿,“从一个朋友那里。”

--tbc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