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二次元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Triggerman Ⅳ

注意:

1_本文略微血腥黑暗,不适者慎入

2_作者拖延症晚期

3_欢迎捉虫

好久没更了🙈🙈坚强的在坑底打滚(本章节热刺帮上线x你刺小伙子真帅啊😍



“你有想过他为什么杀人吗?”

“情杀?仇杀?我不知道,线索还不明朗。”

罗纳尔多嚼着煎得微卷的培根,他隐约觉得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也许冥冥之中会有些关联。

“Aaron!有情况,你快过来!”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里头传来威尔希尔着急的声音。

“什么情况?”拉姆塞撩起现场的警戒线。

昂贵的跑车撞在砖墙上,整体的车身基本烧毁,只留下泛着焦味的框架和被熏得焦黑的墙面。

拉姆塞走向威尔希尔,后者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什么时候连车祸都归我们管了?”

+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跑车里的男人勉强睁开双眼,汩汩流下的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不清眼前的人。扭曲变形的铁皮钳住了男人的双腿,让他无法动弹。

“妈的疯子,快把老子救出来。”

“可能已经忘了那件事情,但是这没有关系,一切都不重要了。”

“操他妈的废话怎么那么多?把我救出来,事情就一笔勾销!”

阴影里的青年并没有理会男人的要求,他向前迈了一步,从兜里掏出的打火机被丢到了因为撞击而泄漏的车油上。

“后会无期。”

青年走在漆黑的小巷里,身后传来男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求饶声。

“我们地狱见。”

+

“我不明白,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拉姆塞看着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罗纳尔多,“这只是一起车祸,一起意外罢了。”

“不,不不不。”罗纳尔多拖过一旁的椅子在拉姆塞面前坐下,“仔细想一想,两者一定有什么关联。”

“那张布条上面写着的是三天,假设这是一个提示,那么现在才两天。”

“对,对的,按照这类凶手的特征,极有可能会留下线索。”

“所以这只是一起意外不是么,Cris。”

“三天......三天......”罗纳尔多喃喃道,“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罗纳尔多拿起桌上的档案仔细翻阅着,“如果......如果这个三天不是从发现尸体的那天起呢?”

+

“你最后一次见到Emily是在什么时候。”

“我记不清了......”

“少装蒜!”拉姆塞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金属的声音在空旷的审讯室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杀她......”男人哆嗦着,无法连贯的说出话来。

“听着,我们没有说你是杀人凶手,但是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为了安抚市民,”罗纳尔多凑近男人的耳边,“有些牺牲是必要的。”

+

“啧,早那么配合不就没事了。”拉姆塞一屁股坐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审讯那个嫖客花了他们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有什么发现吗?”

罗纳尔多翻阅着案件相关的资料,“按照他的说法,他在案发前一天同被害人发生过性行为,不过那是双方自愿的。”

---“我没有强迫她,她就是干这行的,我付她钱,她给我操。”

“所以时间对上了。”拉姆塞挑起一边的眉毛,“那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回车祸现场看看。”

“等等......”拉姆塞拽住罗纳尔多的衣袖,“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罗纳尔多不解的歪了歪脑袋,“有什么问题吗?”

“那块地皮是托特纳姆热刺的势力范围。”

+

“我那时候根本不觉得我是在自杀。我觉得我是在杀死那个一直在折磨我的人。我觉得我的身体是死的,别人对我说笑话我也会笑,但是不会开心,就像是身体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一样。那感觉让我觉得我不存在。所以我想杀了自己。”

“喂,我说你怎么总是读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你太浮躁了,Dele。”洛里合上书,冲远处的阴影笑了笑。

“切。”

“你知道有人闯进来了,不是吗?Harry。”

+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在这种时间点来白鹿巷!”

“啊呀,就当陪我来呗。放轻松,Aaron。”

巷子里黑漆漆的,潮乎乎的空气让拉姆塞很难受,他太讨厌这个地方了。

『要不是Gareth拜托自己照顾好他,自己才不会大半夜来这个鬼地方呢』

现场早没了上午的熙熙攘攘,只留下几条警戒线和孤零零的车架子为伴。森白的月光透过云层照在光秃秃的铁壳上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你真的觉得这地方会有什么线索?”拉姆塞狐疑地看着几乎把身子探进车里的罗纳尔多,虽说尸体已经被挪回了警局,但是拉姆塞还是不住皱了皱眉。

“所有的东西应该都被带回去了。”

罗纳尔多退出车子,打算转头看向拉姆塞说些什么却突然顿住了身子。

厚重的云雾遮住月光,午夜的钟声在寂静的巷子里回荡着。

+

库尔图瓦厌恶夜晚,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会选择在白天睡觉,他无法忍受黑夜空气里的压抑感,像是紧紧扼住自己的咽喉,喘不过气来。大概从好久以前开始,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噩梦,梦的内容千篇一律,无非是往事的倒带回放。

呕吐感,像是被人狠狠地捶向肚子。

无力感,像是被人卸去了四肢。

窒息感,像是被人按进一潭深深的死水。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阳光扫走深黑的阴霾。

+

“你们不该来这里的。”

『见鬼的那里什么时候有人的?』

“谁在哪里!”

回答拉姆塞的只有抛接硬币的声音。

“出来!”拉姆塞掏出配枪,指向阴影里的人影。

硬币敲击指甲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突然抵在太阳穴上的金属的触感,“你最好乖乖放下枪,警察先生。”

“Coco,冷静,可别一枪崩了警官。”青年走到光亮处,他看了看拉姆塞,“你们不应该来这的。”

『Harry Kane』拉姆塞几乎能清晰地感受到汗滴顺着自己脊梁骨流下的感觉。

凯恩转头看向罗纳尔多,“初次见面,侦探先生。”

+

“你真把东西给他了?”拉姆塞坐在车上,他在生气,毕竟不管换作谁被人拿枪指了脑袋都不太好受。

“不不不,Aaron,那只是一个小把戏。”罗纳尔多转头向拉姆塞眨了眨眼,“不过我们现在该回家休息了。”

———TBC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