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二次元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Die Waage ①

我很仔细的想了想,这篇文,我得重新写,该改的改,该删的删。之前那篇很奇怪,我太快的引出了许多角色以至于我无法很好地去描绘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所以,从这里开始。

1 Philipp Lahm

再一次的,拉姆从床上惊醒,汗液浸湿了宽大的T恤衫,清晨的阳光透过老旧的百叶窗,微风从窗隙里钻进来,窗边的风铃一摇一摇的,清脆悦耳。拉姆从床上坐起身子,木头制成的小床发出难堪的声响。

Sonntag

做礼拜的日子,拉姆走在大街上,来往的行人少得可怜,各自神色匆匆的样子,不愿在这里有片刻逗留。

拉姆推开教堂的门,不出所料,木制的长椅上零零散散坐着些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教堂里的灯烛泛着暗黄的色彩,一闪一闪。拉姆在一个空荡的角落坐下,开始做一个简短的祷告。

当拉姆再次推开教堂的大门时,一片打着卷的叶子落到他皮鞋的鞋尖上,它来自一棵几乎已经是光秃秃了的树,秋天已至。

拉姆觉得自己大概是知道原因的,为什么街上如此萧瑟。

战事将近

街边商店橱窗里的电视机上播放着革命军领导人的演讲,扎眼的光线连同劣质音响里滋滋作响的电流声让人难受的紧。

人类同超能力者的关系在近期愈发的严重起来,人们排挤他们早不是一两天的事情,社会异样的目光,讥讽的话语喊着他们怪胎,法律严重的偏向性以及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劳役。

『新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所有超能力者必须至少服役满10年。』

『世界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所有超能力者不得有任何行为或企图伤害公民,违反者将处以5至15年监禁改造。』

『世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

『宪法第十三条规定,......』

......

『刑法第一条规定,若公民致超能力者死亡,处以三周拘留,以及三千欧元罚款。』

……

不满的情绪就像是一只插着充气管子的气球,一点点的膨胀,直到濒临炸裂的边缘。

墓地

拉姆在回家的路上去了趟城郊的墓地,在这方不过一米来高的墓碑下,埋葬着他的好友。拉姆不止一次想,提莫那185的个子,躺在下边会不会挤得慌。

提莫,他的挚友,一位超能力者,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小队服役,一起出生入死,只不过现在只有他了。提莫牺牲在两年前的边境,拉姆亲眼看着队友一个个倒下,直到指挥官下令撤退,却偏偏忘了这队里唯一的超能力者。拉姆拼命嘶吼,恳求机长救救他,可机长却熟视无睹,他们把拉姆拽上飞机,却把重伤的希尔德布兰留在原地,美名其曰,直升飞机载不下了。呵,多么荒唐可笑的理由,怕是能叫人笑掉大牙。从边境回来的拉姆最后选择了退役,尽管指挥官全力挽留,他仍然没有丝毫改变自己的想法。

回到平常生活的拉姆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离开社会好久了,这里的一切仍是那么熟悉却又没有丝毫的共同点。他成天浑浑噩噩的消磨自己的时间,他无法入睡,每每闭上眼睛,脑子里总会想起提莫的脸,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一遍一遍的想起提莫最后的眼神,他看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迷了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同之处在于他躺着罢了。拉姆曾经只是为超能力者有些打抱不平,在他看来,两者都是人,除了有些有点特殊功能罢了,没什么大的区别,但是现在他痛恨人类的自私自利,他们那些愚蠢的花花肠子害死了希尔德布兰,虽然他自己也是个人类。

拉姆在墓碑前站了很久,说了很多,大多是今天天气如何,早饭吃了点什么之类的话。毕竟他从来不是个擅长找话题的人,这从来是提莫的专长。

“Timo,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拉姆看着碑上黑白色的照片,“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我不清楚。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

下午两点的火车

在回家收拾完行李后拉姆就赶到了郊外的火车站,老旧的站台里泛黄的水泥柱子上的墙皮已经脱落了不少,远处传来一阵汽笛声夹杂着一股老远就能闻到的属于老式蒸汽机车的煤焦味,直到火车在站台前面停下,扬起灰尘。

火车上没有太多人,大概是局势紧张的缘故,车上没什么人,显得有些冷清,但是拉姆也乐得清净。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拇指指腹轻轻磨蹭着油印在车票上的目的地。

在拉姆到达目的地下车后,太阳已经开始缓缓西沉,落日的余晖照在拉姆身上,影子被拉得斜斜长长的,火车的汽笛声渐行渐远。

『我得抓紧时间了』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局势,我们站在这里,不再沉默,因为政府先前的种种所作所为,我们将视其为‘政府对革命军的挑衅’亦或是‘宣战’”

“我们欢迎一切能够为革命军做出贡献的有生力量,同我们一起,改变现状。”

“我们的人会在慕尼黑迎接你们。”

『尤阿希姆·勒夫』

拉姆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革命军德意志分部领导人,公开的激情演讲将普通人与超能力者的矛盾推到了更高的风口浪尖,人们议论纷纷,对他的这番演讲又恼又怕,在先前的城镇里拉姆没少见过街上示威游行的人们,大声叫喊着让超能力者去死,但是同样的,还是有那么些人或是超能力者来到了这里,比如拉姆自己。

慕尼黑比先前的城镇热闹不少,一来是其本身的人口数量就高,二来拜仁慕尼黑的存在让慕尼黑的居民们习惯了同超能力者的相处,对他们也没什么敌意,这一点在拉姆看到有个卖烤肉的商贩对一位金发碧眼的帅小伙子说了点什么后,小伙手上冒出火焰烧熟了那串肉交给商贩并且两人还嘻嘻哈哈一阵后大有感触。

南部之星-Bayern München

“先生。”

拉姆闻声转过身,眼前的青年看上去有点毛茸茸的,带着些许忧郁的表情,天蓝色的眼珠子像是看透了一切似的。

“请跟我过来。”青年冲拉姆眨了眨眼睛,走向街边的一所娱乐室。虽说这事可疑的很,但拉姆还是跟上了青年的步伐,他对自己的身手有足够的信心。

娱乐室里人头攒动,拉姆跟着青年拐进了地下室里的一个角落,在那里青年按下了墙上的一块墙砖,两人转进了一个暗间,令拉姆稍稍出乎意料的是暗间里早已有人等待。

『尤阿希姆·勒夫』

拉姆眯起眼睛,在勒夫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青年,其中之一便是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帅小伙,而另外一个则是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友善。

“Philipp Lahm,无能力者,前政府特种兵。”勒夫看着拉姆,“现在,请告诉我你的理由,Herr Lahm。”

拉姆走在勒夫一行人的后面,感叹着怪不得虽然政府屡屡派人搜查,德意志分部却从来没有暴露过。

南部之星Bayern München,德国境内最大的佣兵团,在世界范围之内也名列前茅,它的存在给了革命军德意志分部极大的庇佑。这是第二次拉姆进到佣兵团的基地里面,第一次是以前的一次任务,剿灭一家非法建立的佣兵团,和提莫一起,还有其他的队友们。但是Bayern看起来是那么不同,干净整洁的厅堂,宽敞亮堂的过道,井然有序的设施。

“Herr Lahm,这是你的宿舍,Thomas就在隔壁,有需要的话你可以跟他讲。”那个笑眯眯的青年冲里面挥了挥手。

拉姆点了点头,他有点喜欢这里了。

“现在,请告诉我你的理由,Herr Lahm。”

“我只是想结束这场战争。”

-TBC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