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二次元
黑篮火影海贼等(阿大啊啊啊啊我好喜欢他!)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城魔+魔枪暗示』七夕甜品(宵夜)

曼市双子城魔,魔枪暗示

七夕快乐,深夜放毒x @西米君






“我说过了我他妈的不介意你之前那些破事,你听不明白吗?!”曼城揪住曼联的领子,几乎咆哮着凑近了面前这张和自己颇为相似的脸,近到能够感受到彼此呼出的热气。曼城和曼联的关系从来算不上好,同城死敌,曼市德比,充满火药味的每次碰面,去他妈的曼市双子,去他妈的兄弟情深,他现在只想在那张总挂着轻佻笑容的漂亮脸蛋上狠狠来一拳。

“我不在乎什么皇马,阿森纳,一切你曾经喝酒厮混扯皮打炮的对象。”曼城猛地推开曼联,力道之大让后者一个踉跄跌坐在沙发上,曼城深吸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们还有时间,United。”

曼联从沙发上抬起头来看向这个曾经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家伙,一转眼他已经成为了和自己旗鼓相当的男子汉,甚至有的时候超过了自己,脸上仍旧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多久呢……”曼联的声音很轻,像是在喃喃自语,干涩的嗓音让这句再普通不过的话染上了些许无力感。

大概是突然炸到了曼城紧绷的神经,他猛地转身,重重地甩上房门,金属材质的房门撞击门框发出巨大刺耳的噪音连带着一时间屋子里回声响起。

-

夏天的曼彻斯特是潮热的,闷热的空气夹杂着潮湿的水汽把曼城紧紧裹住,汗液从脊背上的皮肤里渗出,浸湿了修身的白衬衫。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不合时宜的,曼城突然想起了几天前同阿森纳的一次会面。

“你想说明什么?”

眼前的男人穿着优雅讲究,黑色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保养得当的光洁的皮肤,金丝细边的单框眼镜。

男人抿了口杯中还冒着热气的卡布其诺,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拭掉嘴角的沫子。

“你是个聪明人,谢谢款待。”

见鬼的,曼城猛地锤向一旁的石墙,粗糙坚硬的墙面硌得手生疼。

曼彻斯特的夜晚依旧热闹,哪怕已经将近午夜时分,仍有不少的人在街道上走动,大多数是情侣,曼城想起了曼联。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搞到一起的,他们是兄弟,是死敌,曼城至今还记得和曼联在温布利接吻被热刺撞见时北伦敦的刺头小鬼脸上扭曲讶异的表情,脸色难看的跟被阿森纳灌了十个八个似的。

“借过…”

那是良久的沉默后热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唯一一句话。

有的时候曼城会想,自己同曼联的感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像一颗玫瑰花的种子埋在心脏深处,长出来的茎枝缠绕在心脏四周,尖利的花刺扎进肉里,盛开的玫瑰花鲜艳夺目,随着跳动轻轻摇曳,花下的心脏斑斑驳驳,血液顺着花刺到了茎枝再到翡翠般的花叶,完美而又畸形,美丽而又丑陋。

背德感

“大哥哥,买花吗?”

-

曼联依旧瘫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挂在墙上的闹钟,细长的金属指针看上去摇摇欲坠的,就快接近十二点,屋子里很安静,他和曼城特地挑得地方。

『今天…是什么日子…明天呢?』曼联想

自己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爱曼城吗?爱的,一定是爱的,毫无疑问,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哪怕是在球场内外的针锋相对,奇怪的眷恋感。

曼联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脸埋进膝间,把自己缩成一团。

-

曼城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的家,差点喘不过气来。

“大哥哥,买花吗?”

鲜红色的玫瑰刺痛了曼城的眼睛,他的眼睑在抽搐,他看见男男女女互相拥抱亲吻,女孩的手上捧着包扎完美的花束,脸上洋溢着甜蜜幸福的笑容,那是一种名为爱的事物。

“你手上还有多少玫瑰。”

“诶?”

“全给我包起来。”

说实在话,曼城现在有点后悔刚刚一时冲动买下了那些玫瑰花,倒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只是曼联大男人一个,总觉得送花有点矫情了。

『好吧,买都买了』曼城理了理有些乱糟糟的玫瑰,这得归功于他刚刚拼了老命的狂奔,深吸一口气,掏出钥匙开门。

突然打开的房门有点惊到曼联,他看见从外头走进来的曼城,背后似乎藏着点什么。

“七夕快乐。”

“恩,七夕快乐…”曼城看着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的曼联,把花束从身后抽出来递到曼联面前同时别过头去,偷偷摸摸瞄了一眼,曼联脸上的笑容更盛。

曼联看着曼城通红的耳尖,接过花束捧在怀里,往前踏了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蜻蜓点水似的在曼城脸上啄了一口。



『今天…是什么日子…明天呢?』

『啊…七夕了啊』

-End

食我城魔安利!!!!

评论(1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