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二次元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Die Waage ②

突如其来的码字动力,谢谢那些鼓励我的小天使们(笔芯)我爱你们!

在这里圈一下, @子杦 真的真的给了我好多动力,爱你!(不过我知道她在军训现在看不到哈哈)

2 Thomas Müller

早在拉姆刚刚下火车的时候穆勒就透过小鸟的眼睛看见他了,看见他沉思的模样,微微垂下眼睑,皱起眉头,看见他欣喜的模样,眼睛里闪烁着,嘴角翘起,看见他吃惊的模样,嘴巴稍稍张开,眨着眼睛。穆勒知道的,大概是直觉,就是他了。所以当许尔勒领着拉姆进来的时候,穆勒一点都不惊讶,他友好地笑着,就像平时那样,试着给对方一个好印象。

“现在,请告诉我你的理由,Herr Lahm。”

“我只是想结束这场战争。”

『wow,他可真帅气』穆勒想,『我们会成为好搭档的』

“早安”

穆勒再次见到拉姆的时候是在早餐时刻的餐厅,松软的面包加上煎得微卷泛着星星油光的培根还有从牧场里头运来的新鲜牛奶,对基地的伙食穆勒可满意的很,他端着餐盘走到拉姆旁边坐下,“昨天晚上怎么样,有什么需要的吗?”

“很不错。”拉姆放下手里的刀叉,金属材质的餐具碰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并不是在说客套话,平心而论昨晚的那一觉睡得比他这几年都舒坦,没有楼下醉汉的叫骂,没有隔壁女人的尖叫,床很舒服,软硬适中,装修也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干净利落。

“我还记得勒夫先生的话,今天要出去走走,是有什么测试之类的吗?”

“啊对,勒夫先生让我带你到处走走,了解了解这里,了解慕尼黑,不过不是测试,单纯的走走。”

看着拉姆狐疑的目光穆勒耸了耸肩,摊开双手,撇撇嘴“我没骗你,真的!”

München

慕尼黑确实是个热闹的地方,人们很友善也很健谈,拉姆跟着穆勒在大街上兜兜转转,街边的酒馆里外座无虚席,穿着当地传统服饰的女服务生举着满满当当的慕尼黑啤酒在一桌桌客人之间穿梭旋转,洒出来的酒水滴在旋起来的裙摆上,人们大声说笑,热烈的氛围同醇香的酒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喝一杯?”穆勒冲酒馆的方向努了努嘴朝拉姆眨眨眼睛,“Come on,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你不能拒绝慕尼黑的啤酒,慕尼黑的啤酒可是一等一的棒!”

拉姆最后还是喝了啤酒,穆勒请客。拉姆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确实没人能够拒绝慕尼黑的啤酒,古法精心酿制的啤酒透着香甜的麦芽味,金黄透彻的酒液上浮着白色的酒沫子,平顺甘醇的酒流过唇舌顺着喉管流进食道再落入胃袋,细腻清醇的麦香味把人的情绪完完全全引燃。

“我就说它超棒吧!”

拉姆用指腹轻轻磨蹭着杯壁,本就光滑的玻璃杯因为溢出的酒液变得湿漉漉的更加滑溜,这是拉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在他想心事思考问题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磨蹭指腹。

“Herr Müller,你是超能力者吗?”

拉姆突然间地发问让穆勒有点呆滞,“哦哦哦,是的哦,我能和动物们交谈,接住它们的视野,控制它们。啊对了,叫我Thomas就好,都是队友就不用那么严肃啦!”

“…好,Thomas,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呢,又是为了什么呢?”

穆勒张了张嘴,有点犹豫地开口,“我从小时候就在慕尼黑了,在基地里头长大,大家对我都很好。”他看向拉姆差不多见底的酒杯,拍了拍拉姆的肩膀,“差不多了,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逛逛。”

Marco Reus

穆勒和拉姆回到基地的时候,穆勒跟拉姆说自己还有些事情就离开了。

“Philipp我还有些事情,不能陪你参观基地了,你可以自己到处转转,不了解的可以问别的队友,大家人都很好的!”

拉姆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只得认命自己四处转悠。

“哟!昨天的新人啊!”清亮的声音响起,拉姆转过身去,看见了昨天的金发小伙。

“Marco Reus”罗伊斯向拉姆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Philipp Lahm”拉姆回握住罗伊斯的手,“我也是。”

-

“这里是娱乐间,”罗伊斯指了指一间宽敞的大房间,由于穆勒的缺席他承担起了临时解说的职责,“里面有各种桌游,扑克之类的,一般来说我们会在里面打打游戏聊聊天这样。”

拉姆往房间里探了探脑袋,娱乐间的装潢很干净,纯白的墙面,摆放整齐的桌游和一旁的沙发桌椅,由于在地下的缘故,基地里没有窗户,这是少数美中不足的缺点之一。

拉姆扭头看向罗伊斯,“冒昧地问一句,你知道穆勒有什么事吗?”

“Philipp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Thomas呢?”

“他说他有事情就先走了,能麻烦你帮忙带个路介绍一下吗?”

“哦这样啊,没问题!”

“恩…这个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关于巴黎圣日耳曼那边的线人的事情,毕竟我之前出了好久任务,有段时间没回基地了。”罗伊斯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上的绒毛,想了想,“话说回来时间也不早了,快到熄灯时间了,我们回宿舍吧。”

拉姆点了点头,跟着罗伊斯回到宿舍区,回了自己的房间。

Paris Saint-Germain

在巴黎圣日耳曼的名字从罗伊斯嘴里冒出来的时候,拉姆稍稍眯起眼,他很吃惊,只不过表现的不那么明显。

PSG,Paris Saint-Germain,近几年新崛起的佣兵团体,虽说历史比不上Bayern这样的老牌劲旅,但实力绝对不可小觑,最重要的是,巴黎圣日耳曼是政府的一部分,通俗点来讲,它从属于政府,是政府的佣兵团。巴黎圣日耳曼在法国的势力何等强大,想要在里面安插自己的眼线可以说是绝非易事,如果德国分部在那里有自己的线人,那么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月前的事情Bayern München并没有受到太大损失。

拉姆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指针转动的齿轮声和他自己的呼吸声。

疑虑

拉姆在想穆勒,准确地来讲是在想穆勒早上的话。

“我从小时候就在慕尼黑了,在基地里头长大,大家对我都很好。”

穆勒的话没什么问题,很正常的回答,但是拉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几年的军旅生涯让拉姆同各式各样的人都打过交道,杀人不眨眼嗜血如命的变态杀人狂,处处替别人着想同情心泛滥的老好人,冲动好斗却又嘴硬心软的少年,挥金如土视人命如草芥的军火商,流连灯红酒绿烟花之地的花花公子……但是穆勒很特别,拉姆从没见过他这种人,他总是在笑,却又总是不在笑,拉姆不是没见过那种皮笑肉不笑的人,他们的眼底是冰冷的,但是穆勒不一样,他的眼睛在笑,他的眼底是火热的,但是又不同于真正的笑,穆勒的眼睛里永远有着一种奇怪的情感,拉姆难以描述那种感觉,很陌生却又很熟悉,很冷漠却又很热情。

“我从小时候就在慕尼黑了,在基地里头长大,大家对我都很好。”

拉姆闭上眼睛

『也许现在还不是了解真相的好时机』

-TBC

注:

拜仁慕尼黑≠德国分部,德国分部建造在拜仁基地不远处的地下,因此非拜仁球员(如罗伊斯)出现是因为他从属德国分部而不是拜仁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