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n

【高三了,不定期掉落更新】
足球
南大王热刺
德意志比利时三喵
二次元
也混欧美圈
专注冷CP,拉郎100年~
拖延症晚期患者
一个极其容易爬墙的存在
欢迎勾搭啊~(你够

【柱扉】烛影旧风 (一)

在脱坑一段时间后又掉回了火影坑,嗑了几天粮,觉得自己也该写点什么





千手扉间从来不会就关于宇智波斑的问题和千手柱间去争执点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为人亲和的兄长在这件事上格外的强硬。千手一族的二当家是个聪明人,要说他是普遍激情四射神经大条的千手一族的异类也不为过,没人能取代宇智波斑在千手柱间心里的地位,这点千手扉间清楚的很。

“扉间啊,斑…斑他…”

扉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兄长,早已烂醉如泥的男人口中仍念叨着宇智波斑的名字,带着浓重酒味的热气喷在扉间的颈侧,扉间知道的,斑离开了,离开了村子,看柱间这幅德行他大概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恳求斑让他留下,结果被拒绝了吧。

扉间对斑从来都没什么好印象,不管是在宇智波一族同千手一族的历史问题上还是在他与兄长千手柱间的问题上。年幼的时候父亲要求扉间跟着柱间,因此他知道柱间和斑的关系,知道他们在一起切磋忍术一起玩乐一起讨论那在当时看来不切实际的理想蓝图,扉间没对父亲说过这些,只是在父亲问起来的时候告诉他。

“大哥最近和一个少年走的挺近。”

这段往事扉间从没跟别人说过,父亲也好桃华也好,都没有。『说出去的话,柱间会被当成叛徒』扉间深知这个后果,而他不能让柱间被打上叛徒的标签,他的兄长向来行事光明磊落不拘小节,这种容易招人话柄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就好。

“扉间…扉间啊…”

“我在。”

“斑…斑他…”

“他走了。”

“你说…如果让斑当火影的话,是不是…是不是他就不会走?”

扉间绯红的瞳仁猛地收缩,僵直了脊背停下脚步,已是深夜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安静的不行,只有远处的酒馆里传来一阵阵叫喊吆喝,深秋的风带着刺骨的凉意从和服宽大的领口窜入,淌过四肢百骸,挑动着紧绷的神经。

“大哥,闭嘴。”

+

替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大男人洗漱更衣并不是件容易事,当扉间终于把柱间塞进被窝的时候距离两人到家过了近半个时辰。扉间跪坐在柱间身旁,看着烛火淡黄的光线照在兄长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在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上投下些许阴影。

“如果让斑当火影的话,是不是…是不是他就不会走?”

扉间想起来时路上柱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那份语气里的不可胜言的失落与悲伤以及几乎同时的从胃肠里涌出的恶心感。他不知道为什么斑突然决定离开,但是扉间知道这绝对不是心血来潮的决定,也许先前兄长所说的在办公室外的那个人就是斑。扉间不喜欢斑,他甚至厌恶斑,不仅仅是因为宇智波和千手的世仇,宇智波的族长占据了柱间大部分的精力,战时也好日常中也好,兄长总是张口闭口地冒出他的名字。

“扉间我跟你讲啊,今天我和斑…”

“不要这么想啊!斑他…”

“斑…”

扉间知道柱间不是个能憋得住话不讲的人,而同斑的事他也只能告诉扉间,毕竟除了扉间千手一族没有人知道他和斑的关系,宇智波那边的宇智波泉奈也死在了上一次两族的争斗之中。

“够了,大哥闭嘴。”

这是扉间对柱间说过的最多的话之一,通常是用来终结柱间滔滔不绝的关于斑的话题的。扉间明白,自己对于斑有不小的偏见,以至于自己在做决定或是提出自己的意见时总会或多或少的排斥他。扉间也明白,这并不完全像是自己所说的那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样,其近乎半数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对于斑和兄长的亲密关系感到不悦罢了。

扉间直起身子,看着进入梦乡的柱间,后者甚至还打起了响亮的呼噜。

“大哥会怎么办呢…”

扉间紧紧握住双拳,修剪圆滑的指甲嵌进肉里,疼痛刺激着他本就紧绷的神经,眼睛死死盯着柱间,咬紧牙关挤出这句自言自语似的问句。

“大哥究竟会怎么办呢…”

从窗缝里渗过来的风吹得一旁的烛火微微晃动,两人的影子也跟着一同晃动着。

『明天找个时间修修这扇窗吧,可别哪天起来感冒着凉了』,扉间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自己这睡相差得可以的兄长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


-TBC


第一次写他们啊…有点怕会不会ooc…如果哪里不对的话欢迎捉虫x

评论(1)

热度(25)